<p id="pzj1r"><big id="pzj1r"><noframes id="pzj1r">

          <video id="pzj1r"></video>

        <thead id="pzj1r"></thead>
              <span id="pzj1r"></span>

                奉節網 詩城文苑 散文

                吟誦中,與你相知相遇

                2022-02-25 17:46 來源:奉節網

                金明春/文 

                你的優雅神韻,曾傾國傾城。

                淡雅的你,有著最美的顏值,有著高貴的氣質。

                你安靜地穿越地老天荒,安靜地與歲月地久天長。

                你如一朵清雅的百合,散發出幽香裊裊,綻放出歲月日久彌新的光華。

                和你在一起,內心便豐盈起來。和你在一起,把平淡的日子過成詩情畫意??丛凭碓剖?,觀歲月滄桑,浮躁的風塵中安之若素,安守內心的優雅寧靜。

                但,我們走得太快,慢慢地就把你遺落了。我們走得太快,慢慢地就用匆匆置換了你的抑揚頓挫、平仄韻律,我們走得太快,慢慢地失落了你。有一天,我們突然感到自己失落了,卻渾然不知,是因為我們先是失落了你,才最終失落了我們自己。

                失聯了詩情畫意的生活,失聯了詩情畫意的心地,即使在風花雪月里,也是霧霾沉沉。

                你,是人文精神的“基因圖”。你,是歷史文化的“活化石”。

                你的名字,叫詩詞。

                你用最美的姿勢,與歲月共舞。詩詞里,有最濃的情、最真的情、最深的情。醉在《詩經》里的“關關雎鳩,在河之洲。”“桃之夭夭,灼灼其華。”“燕燕于飛,差池其羽。”,不愿醒來。醉在《楚辭》里的“浴蘭湯兮沐芳,華采衣兮若英。靈連蜷兮既留,爛昭昭兮未央。”一夢千年。

                如果,我們從唐朝抽離出唐詩,那么,唐朝還是那個唐朝嗎?唐朝還是我們心中的那個唐朝嗎?我們總不會只是懷想那些所謂的盛唐生活吧?如果沒有了“明月松間照,清泉石上流”,如果沒有了“峽里誰知有人事,世中遙望空云山。”,如果沒有了“峨眉山月半輪秋,影入平羌江水流。”“長安一片月,萬戶搗衣聲。” ,如果沒有了“長風破浪會有時,直掛云帆濟滄海。”“孤帆遠影碧空盡,唯見長江天際流。”,那么,剩下了還有多少我們心中向往的盛唐? 那么,唐朝便只是樓閣和物質的堆積。

                如果我們從宋朝抽離出宋詞,那么,宋朝還是宋朝嗎?如果宋朝沒有了范仲淹、柳永、歐陽修、曾鞏、王安石、蘇軾、黃庭堅、李清照、岳飛、陸游、范成大、楊萬里、朱熹、辛棄疾、陳亮、葉紹翁、文天祥,沒有了這些在宋朝的長空中煙花般綻放的文學家,那么宋朝剩下的可能只是寂寥夜空。詞,有著穿越時空的張力。如今,“怒發沖冠,憑欄處瀟瀟雨歇。抬望眼,仰天長嘯,壯懷激烈。三十功名塵與土,八千里路云和月。” 依然在回響。只有在吟誦“臣心一片磁針石,不指南方不肯休。”“人生自古誰無死,留取丹心照汗青。”“從今別卻江南路,化作啼鵑帶血歸。”中,我們才像是走進了宋朝。

                你,綻放在歲月流年,芬芳了歷史的記憶。那些唯美而溫婉的文字,是詩人靈魂的花朵。

                美麗的詩詞,動人的詩詞。

                一個字,美得已經醉人,何況是一群美字,排成最美的一排,那怎么不會醉人醉倒骨子里。

                邂逅你,是今生最美的相遇。

                吟誦中,與你相知,與你相遇。

                吟誦中,與你不離不棄。

                編輯:謝模燕

                返回頂部
                色五月激情中文字幕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p id="pzj1r"><big id="pzj1r"><noframes id="pzj1r"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video id="pzj1r"></video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pzj1r"></thead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pan id="pzj1r"></span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