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p id="pzj1r"><big id="pzj1r"><noframes id="pzj1r">

          <video id="pzj1r"></video>

        <thead id="pzj1r"></thead>
              <span id="pzj1r"></span>

                奉節網 詩城文苑 散文

                夜煮紫砂

                2022-03-24 09:46 來源:奉節網

                謝子清/文

                在網上看中一把紫砂壺,幾番討價還價后,就欣然成交了。店主是個熱心人,言辭鑿鑿地告訴我,“使用之前必須先‘開壺’,紫砂是有靈性的,千萬馬虎不得。”

                一查閱,方才知道此話不假,而且紫砂“開壺”頗有講究,需要熱身、除火、滋潤、重生四步工序,步步緊扣,缺一不可。

                好在工序并不復雜,所需的材料也很常見。于是下班后,興沖沖地趕到菜市場,轉悠一圈下來,就買齊了豆腐、甘蔗,只待煮水“開壺”了。

                晚飯過后,我就現學現賣,比照網上學來的方法和步驟,煞有介事地正式“開壺”。“熱身”最簡單,也就是清水煮壺,去除雜漬。不過所需的時間不短,要兩個多小時。隨著紫砂壺在沸水中翻轉,時針也指向了九點半。

                接下來就要用到老豆腐了。據說老豆腐中所含的石膏,對紫砂有“降火”的功效。將豆腐一塊一塊地在壺中壓實填緊,熬煮一個多小時,廚房里就飄散著豆腐的清香味了。這種味道很熟悉,小時候住在鄉下,逢年過節就要自己磨豆腐。一顆顆飽滿壯碩的黃豆,是母親精心播種、收獲、挑選的,被石磨壓扁碾碎磨成乳狀,除渣濾漿煮沸,滿屋滿院都是那清新的鮮味,輕靈而跳躍。最后是石膏點豆腐,很考技藝和水平,稍微拿捏不當,豆腐的味道就會大打折扣,甚至全鍋被毀。

                豆腐煮好紫砂壺,就該甘蔗上場了。它天然、厚實的糖分,是滋潤壺體得天獨厚的東西。童年的鄉村,甘蔗是很少見的。傾斜的坡土、貧瘠的地塊種不出甘蔗來,捉襟見肘的家境自然也無力購買這些吃食。我們那時候嚼的,算是甘蔗的近鄰吧。那是收割完畢的玉米稈,比起甘蔗來,不單“個頭”要小很多,而且水分與糖分差得也遠。如果父母知道我用甘蔗煮壺,多半要埋怨我“暴殄天物”。經過甘蔗的滋養,紫砂壺都有些粘手了。

                一番勞作下來,時間已近午夜,眼皮打架,呵欠連天,困倦得不行。但“開壺”還有最后一步要走,茶葉定味。茶葉是我早就備好的,火苗舔著鍋底,茶葉和茶壺一起在鍋中咕嚕咕嚕地歡騰跳躍,給寂靜的夜晚平添了一份安然與祥和。小小的成就感和幸福感從心底油然而生。只要善于發現和感知,生活中是有很多“小確幸”的。譬如,半夜煮壺。

                等我將開好的紫砂壺洗凈從水中撈出來,抬腕看表,已是兩點過,不知不覺就操持了五六個小時。第二日上班,腦袋昏脹,眼袋突出,直惹得家人責備和疼惜。

                是的,我有點專注過頭了。繁忙的工作,平凡的收入,都讓我對紫砂的這份閑情逸致,顯得有些奢侈和出格,頂多算是附庸風雅吧。

                但與此同時,我也釋然,興趣就是最好的蠱惑,我夜煮紫砂,回應的只是內心深處的那份恬靜,安撫的只是生活之外的那種執著,于金錢無關,于名利無關。

                編輯:謝模燕

                返回頂部
                色五月激情中文字幕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p id="pzj1r"><big id="pzj1r"><noframes id="pzj1r"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video id="pzj1r"></video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pzj1r"></thead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pan id="pzj1r"></span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