父親稱書的啟示

編輯: 王藝峰 2022-08-10 09:40:38

□董寧

小時候,我在村里上小學,父親鋤草施肥,天天在莊稼地里勞作。那天,父親從農田澆水歸來,把我叫到跟前,說:“我來教教你?!?/p>

我“噗哧”笑出聲來,心想,父親大字不識,怎能教我?父親端坐在那里,指著我的鉛筆,一本正經地說:“把你寫字的鉛筆拿過來?!蔽艺娌恢赣H要說些什么,疑惑地把一支鉛筆遞過去。父親稍一停頓,接著朗朗地問;“你知道這支鉛筆有幾種用途嗎?”我眨巴著眼瞧著父親,一出口就答道:“寫字唄?!备赣H搖搖頭,“再想想?!蔽肄D了一下小腦瓜,頑皮地說:“還能當玩具玩,我能玩上大半天呢?!备赣H說話像打雷,高著嗓門一字一句地說:“別小看這指頭長的鉛筆,必要時,一支鉛筆還能用來做尺子畫線,鉛筆的芯磨成粉還可作潤滑粉。一支鉛筆按相等的比例,鋸成若干份,可以做成一副象棋,還可當作玩具的輪子。野外有險情時,鉛筆抽掉芯還能當成吸管喝石峰里的水。遇到壞人時,削尖的鉛筆還能作為自衛的武器......總之,一支鉛筆有無數種用途?!备赣H還說:“學知識,還要懂生活,千萬不要小瞧這些不起眼的小事物,關鍵時刻都能拿來用?!?/p>

一個轉身,好多年過去了,在城市安家的我在一個繁華地段擺了一個舊書攤,書攤規模不算小,好多書等待打折出售。說是舊書,其實每本書都有九成新。誰知,買書的人卻很稀落,好多人瞧上一眼,連頭不回就走了。幾天過去了,售書情況仍不見好轉,我只好在原來基礎上又調低了價格,可一大堆書還是很少有人來買,我急得來來回回直跺腳。

父親從鄉下老家趕過來,手里還拿著一桿秤。父親在鄉下耕地、鋤草、種菜,父親的稱是賣菜用的,是用來給西紅柿、茄子、冬瓜、辣椒稱重量的。我呆呆地看著父親,感到很奇怪。第二天,父親來到舊書攤,對顧客嚷嚷道:“舊書不按價,按斤賣,20斤一堆,價格低廉,賣完為止,快來挑選?!辈坏饺?,好大一堆書竟賣了個精光,沒有虧本,還略有盈利。其實,我這個打折的舊書攤各類書籍都有,歷史類、哲理類、文學類、家庭百科類、學生書籍等等,適用于各類群體,只要用心挑選,都能找到適合自己的好書。我很納悶,為什么以前很少有人光顧,倒是種地的父親這樣一桿稱菜的秤提起來一稱,本來賣不動的一大堆書,竟會一掃而光呢?農民父親的稱也能用來稱有標價的書?我好奇地問父親,父親平靜地說:“你讓利于別人,別人才會買你的東西。一桿秤稱菜、稱糧食,若用來稱書賣,看似奇怪,但這表明你對顧客的坦誠和最大程度地想著別人,顧客才會認可你?!?/p>

一支小小的鉛筆,不只能用來寫字,它竟有那么多用途。誰又想到,農民父親的稱,在鄉下用來賣菜,在城里還能用來賣書。任何一件不起眼的小事物,不要只想著只能做一兩件事,其實,它有著無窮的奧妙呢!潛下心來,走進生活吧。

风流妇女干柴烈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