紙墨有香存久遠

編輯: 王藝峰 2022-08-10 10:02:35

□顏克存 

平日里,我有收集報紙副刊和文學雜志的愛好。這種愛好,從我大學畢業開始一直保持到現在,已經有十幾年的光景,漸漸成了一種割舍不掉的習慣了。在我的書房里,我還特意給它們留了一席之地,因為在我心里,我一直都覺得紙墨是有香味的,而且它們的那種香味,是可以留存久遠的,值得我用心去珍藏。

紙墨含香,一報一刊可覽天下事,一紙一字能飽人肚腸。我留存珍藏的報刊雜志主要有兩個來源,一是自己爬格子,向全國各地的報紙副刊版面及文學雜志投稿,偶有發表了,報社寄送的樣報樣刊,這從某種意義上來說,算是自己辛勤勞動所得,自然珍惜留存,如視珍寶。還有就是訂閱和購買喜歡的報刊及讀物,或是有求于分散在全國各地的文友,請他們幫我找,然后通過快遞寄給我。但不管是哪一種途徑得來,報刊拿到手后,我都會一字不漏地讀一遍,如享盛宴大餐,大快朵頤,任由紙墨香沁潤心田,沉醉在文字的世界里而久久不能自拔。

最是墨香能致遠,紙墨濃香,能穿越舊時光,字里行間都藏著人世風云。閑暇之時,捧一報一刊在手,讀一紙文字,聞一紙墨香,萬家燈火直奔眼底,百姓優樂激蕩心胸,歷史風云橫刮腦海,幾多歡樂幾多愁,細細讀之品之,不由得不讓人蕩氣回腸。

一紙墨香,可載千年歷史文脈,可傳世代匠心,亦可記古今傳奇。手捧紙墨者,只需半盞茶的光陰,便可醉染流年。眼著文字,鼻嗅墨香,看時光深處,見遠逝昔人,尊秦皇漢武、拜唐宗宋祖、崇文人雅客、訪神筆妙手、看將帥點兵、驅卒前車馬、見能工巧匠、會巾幗紅顏,一段段素字,說幾多歡愉,訴幾分苦楚,人生之詩意,宏愿抱負、悲歡離合、愛恨情仇,全在一頁紙墨之間。墨香之味,說大可大,能染香大地山河,讓人快馬加鞭也跑不盡萬里疆土,說小亦可小,一頁紙墨就能剛好裝下華夏五千年。使人忍不住要對著紙墨感嘆,往事雖如煙,星月如斗轉,但流年不負,夢想仍可待,歲月亦可期。

紙墨有香存久遠。藏一屋報紙書刊,忘情于濃濃墨香,與古人對話,與今人交心,游山河大地,看人間真情,滋養得了靈魂,淬煉得了人生,老的了歲月,老不了墨香。人與紙墨相伴,馥郁芬芳,浸潤流年,伴人一程又一程,個中趣樂,猶可言說,亦韻味無窮。

风流妇女干柴烈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