橘黃色的時光

編輯: 王藝峰 2022-08-10 10:03:51

□王國梁

如果要給一天中每個時間段賦予色彩的話,我想晚飯后到睡前的這段時間,應該是橘黃色的。

我這種感覺是源于幼時的記憶。那時候,家里的燈光不像現在的燈光這樣明亮,那種有些昏暗的燈光總是泛著橘黃的色彩。尤其是從屋外看,隔著紙窗或者玻璃窗,家家戶戶的窗子都是橘黃色的。而且那個年代,有多半時間停電。停電的時候,只能點起煤油燈或者蠟燭,那種光亮更偏向橘黃色。一扇扇窗子,仿佛是一個個溫馨飽滿的巢,散發著橘黃色的光芒,給人溫暖安妥的感覺。

而這樣的時候,正是一家人最幸福的時刻。白天忙碌了一天,美美地吃了一頓晚餐,有了一大段輕松閑適的時光。這段時間,大人孩子都是最放松的時候,也是最愉快的時候,真可謂橘黃色的時光。

在我看來,橘黃色的時光,溫馨、從容、緩慢、閑適、踏實、自在。橘黃色本身就能給人溫暖的感覺,一段時光帶了這樣的色彩,便有了非同一般的意義。即使我們每天都馬不停蹄地為生活奔波,生活節奏是匆忙和紛亂的,但有一小段橘黃色的時光,可以安撫俗世中悲喜起落的情緒,可以慰藉紅塵中滄桑疲憊的心靈,便會覺得,再艱辛的生活也沒什么大不了的,再不易的生活也是值得珍惜的。

中國當代作家、文學家、美食家汪曾祺說過:“家人閑坐,燈火可親?!钡拇_如此,在一段橘黃色的時光里,燈火給人可親可近的感覺,給人安寧幸福的感覺。黑夜里,人都有趨光的心理,因為光總是帶給我們溫暖光明和希望期盼,而家是我們最深最暖的依賴,家的燈火帶給人最直接也最貼心的幸福。

我常常想起一家人圍坐夜話的一幕幕。黑夜漫漫,一家人守著溫暖的燈火,圍坐在一起。橘黃色的光芒,把人的臉映襯得特別好看,顯得柔和靜美。尤其是燈光下的母親,臉上的線條圓潤而平和,顯出幾分安詳之美。母親習慣手里織著毛活兒,一邊織一邊聊天,她的技藝非常嫻熟,根本不用看手中的毛衣針。父親臉上的笑容也是輕松的,仿佛覺得這段家人團聚的時光特別享受。父親喜歡給我們講故事,說笑話,經常逗得我們哈哈大笑。我們姐弟圍在父母身邊,問這問那。柔和的燈光下,母親和父親脾氣都變得好起來,特別有耐心。大人卸下了所有負累,把對生活的熱愛傳遞給孩子,孩子們自然也是快樂的。燈光溫馨,笑語聲聲,小屋里滿滿的都是幸福。

橘黃色的時光,悠長、歡樂、舒適、貼心。這樣的時光,是從前慢的節奏,是小夜曲的旋律。臨睡前有這樣一小段時光,會帶給我們一夜的安眠和好夢。我深深懂得,家人相伴的橘黃色時光,對孩子是一種心靈的滋養。以后的人生路,他們會始終帶著愛和暖來生活,無論人生遭遇什么,他們始終不會喪失對生活的熱愛。

我身邊的一些朋友,經常晚上很晚才回家,他們忙著加班,忙著應酬,美其名曰想給孩子最好的生活,可有時半夜到家孩子已經睡著了。不能與家人一起享受一段橘黃色的時光,其實是一種愛的缺席。生活即使再繽紛多彩,如果少了這種橘黃色,也是缺乏溫度的。

今夜,萬家燈火閃爍,讓我們沿著久遠的記憶,去尋找一段橘黃色的時光,享受人生的溫情與暖意。

风流妇女干柴烈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