來自大山

編輯: 王藝峰 2022-08-12 10:43:18

□歐金鳳

生活,不是夢。生命是一種過程。

感悟大山,也是一種過程。

我,來自于大山。在我身上,蘊藏了山的樸實,也含聚了山的博大、高昂,我擁有著山的性格。來到人世間,學會了走路之后,獨自推開門,往外看,進入視野的是——山——高大的山。于是也就有了我對“開門見山”的最幼稚的理解。這眼睛也真是怪,比雙眼大那么多的東西也能收于眼底!真是讓人驚嘆。山的形象,就這樣,在童年里就被我用那明亮的雙眼“聚焦”于腦海的“底片”上了。今日,沖洗出來,小心仔細地揣摩、端詳、品味……

清晨,面對巍峨山巒,從山腳打量到山頂:山,披上了一層輕盈的薄紗——那是霧,或是從山腳下煙囪里冒出的裊裊炊煙,或是二者的融合,朦朦朧朧,山的體態若隱若現。那朦朧的感覺實在妙極了,那是何等之美!

太陽,從一座山與另一座山的并肩處露出了笑臉。群山的周圍頓時被鍍上一層耀眼的金黃,與那飄柔的霧氣相映成輝,點綴著山腳下那一戶戶農家房屋。那是山主演的一出佳景,是那樣的清晰,又是那樣的怡人。當然,這或許不能稱得上是天下一絕景,但,于我,每天都是一次免費的觀光。于是,從小,是山讓我知道了早起。

走近了,山腳下有小溪,有了水,山的內涵也就豐富了……喝一口溪水,吸一腔那潔凈的空氣,聽一曲鳥兒悅耳的歌唱,那又是怎樣的一種美好的享受,多么地浪漫,多么地溫馨。有風徐徐吹來,樹影婆娑,有蝶翩然飛過,劃出一道美麗的顏色。大自然的生靈都在這迷人的地方盡現自己的風姿,展示自己的灑脫。這時,我思想的韁繩也控制不住了……

站起身來,抖掉沾在衣角的露水,用力伸展雙臂,做個深呼吸,擦亮雙眼,穿過山的胸膛,使視線穿越大山,讓思想爬到山頂——在人世的是是非非里總有煩倦的一刻;在久久的漂泊之后,會渴望一片寧靜。懷著這顆疲憊的心,來到巍然聳立的大山前,感受它的沉默與溫厚,感受它的永恒。山會把永恒的意味告訴你——山是給你爬的,不是永遠給你欣賞的。


风流妇女干柴烈火